主页 > 国际新闻 >

港口变军事基地?美方针对中国的抹黑炒作正被事实逐一击破!南方

编辑:凯恩/2018-12-29 01:07

  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学院就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发表的演讲中,专门提到中国对斯里兰卡的投资,污蔑中国利用所谓“债务外交”扩大影响力。彭斯说:“看看斯里兰卡吧,他们借了巨额债务让中国国企建立商业价值存疑的港口,两年前斯里兰卡无法偿还贷款,于是北京迫使斯里兰卡将新建的港口直接交给中国,这个港口很快就要成为中国不断壮大的蓝水海军的前沿基地了”。

  彭斯所说的“斯里兰卡港口”,就是汉班托塔港(以下简称“汉港”)。而在彭斯的演讲发表前, 2017年下半年开始,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智库、媒体甚至官员就不断对汉港项目说三道四,对中资企业在斯里兰卡的正常运营造成了不利影响,也使得中国一些周边国家对“一带一路”倡议产生误读。

  那么,汉港真的是一个债务“深坑”吗?笔者9月初赴斯里兰卡进行了实地调研,专程参观了距离首都科伦坡200多千米的汉港,并走访了当年承建汉港项目的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港湾”)以及目前拥有汉港经营权的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招商局港口”)。

  汉港位于斯里兰卡南部海岸,具体地理位置是东经81.06度、北纬6.07度,处在亚洲至欧洲的主要航道上。斯里兰卡政府很早就把开发汉港列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但因内战和经济实力有限等原因,迟迟未能实现。在2006年斯政府军基本掌控内战主动权之际,已开始国家重建工作的斯政府找到中国港湾,希望中方帮助修建汉班托塔港口。2007年初,中国港湾协助斯方完成了前期可行性研究,并在同年与斯里兰卡港务局签署了汉港发展项目一期的总承包合同。因此,可以非常明确地说,上马汉港项目并交由中方开发是斯里兰卡政府主动提出的,而绝非中国企业“误导”的结果。

  《纽约时报》曾在今年6月的一篇文章中指责中国企业“罔顾可行性研究称该港口无法运转仍坚持上马”。针对这种说法,斯里兰卡前总统拉贾帕克萨专门发表声明指出,丹麦最大的工程咨询公司安博和加拿大最大的工程咨询设计公司SNC-兰万灵在2003、2004年分别研究过汉港项目的可行性,评估结果都是积极的。笔者在调研中了解到的情况与此基本相同。招商局港口一位曾在斯方港务局工作多年的高管还告诉笔者,斯方国内咨询公司也对汉港项目做过评估,结论同样乐观。

  汉港项目从2008年1月动工建设到2015年底竣工,分两个工期,总耗资约13.9亿美元,主要资金来源是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两优贷款(援外优惠贷款和优惠买方信贷)。建成后的汉港,码头及导航通道水深达17米,拥有十个十万吨级泊位,包括两个油码头,专门处理集装箱、散货、滚装货、液体散货及一般货物,是斯里兰卡第二大深水港。

  港口工程部分完工后,于2010年11月由斯政府开始运营,但受国内外诸多因素限制,盈利不足以偿还贷款。截至2016年底,港口的亏损总额超过3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斯政府希望中方帮助解决汉港的债务问题。于是有了后来中国港湾和招商局港口两家企业参与汉港经营权招投标的事情,最终招商局港口胜出,南方双彩网3d预测于2017年7月与斯方正式签署汉港特许经营协议。笔者在访谈中得知,斯政府在向中国政府求助之前,曾寻求印度的帮助,但印方不感兴趣。

  汉港产生的债务问题和斯方经营不善等因素有关,也与斯国内经济形势有关。内战结束后,斯对基础设施建设进行了大规模投资,债务增长非常快,但因当时国内国际对斯市场都很有信心,债务问题并未引起警觉。然而,2008年后世界经济出现下滑,斯出口及国内经济增长都遭遇困难,在2016年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援助并得到了三年总额15亿美元的中期贷款。更有统计数据说明,从2009年至今,斯里兰卡最大的累计贷款债权人是日本,其次是印度,第三才是中国。根据斯央行2017年年报,中方贷款余额仅占斯所有外债的10.6%,且其中61.5%为优惠贷款,并不构成斯外债主要负担。因此,即便斯里兰卡存在债务陷阱,其成因也很复杂,不能归咎于中国。

  招商局港口是从2017年12月开始正式运营汉港的,其与斯里兰卡港务局签署的汉港特许经营协议并非债转股协议,而是在斯里兰卡的一笔价值11.2亿美元的新投资,有助于斯减轻债务负担,未来斯方还可以从招商局港口的汉港经营盈利中得到分成。

  笔者参观汉港时,看到整个港区总体仍显得空荡,临港工业园区尚未开发。码头上停放着一排排汽车,都是从日本进口的。招商局港口高管介绍说,汉港的运营已有很大改善,今年前4个月有132艘货船抵港,而去年全年为202艘,但招商局港口在港口维护、支付贷款利息等方面仍面临不小的经营压力。不久前,笔者在北京与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研究人员座谈时得知,目前日本货轮是汉港最大的用户。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投标购买汉港部分固定资产和获取经营权呢?是从中国国家战略需求层面考虑的吗?是为了把汉港变为中国的军事基地而做的亏本买卖吗?笔者直言不讳地提出了这一连串问题。招商局港口管理者从商业角度做了回答:在接收汉港之前,招商局港口已在斯里兰卡经营多年,积累起丰富的当地经验。2013年该公司承接运营科伦坡国际集装箱码头,很快就进入盈利模式。因此,招商局港口对经营港口项目充满自信,同时对斯里兰卡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前景抱有期待,认定汉港的潜在商业价值不可低估。该公司计划未来参照“深圳蛇口模式”打造汉港,即先通过港口开发带动工业园区发展,再带动整个汉班托塔地区的经济发展。当然,这种规划肯定也有配合国家层面推动企业“走出去”的考量。

  工业园区的开发意味着需要持续和巨大的投入,不仅要搞好公路、铁路、发电厂、液化天然气加工厂等基础设施建设,做好园区产业规划,包括引入哪些适合斯方发展的制造业企业,还要面向南亚、中东和欧洲国家进行招商引资。笔者看着壮阔的汉港规划图都能感到一种压力,招商局港口的管理人员也坦诚,这是一个长期开发项目,速度和规模都要谨慎把握,急于求成或过度开发都会损害企业的商业利益,也不利于汉港地区的长期发展,更会搭上国家的声誉,所以他们必须踏实做好每一件事。值得期待的是,这种认知的形成已成为中国企业在海外转型业务、提质升级的一种动力。

  汉港的成功运营当然会促进中国的海外利益,至少中方船只进行补给会更加方便,对于这一点无需讳言。但这并不意味着汉港就会变成中国的军事基地。在与招商局港口和中国驻斯使馆官员交流的基础上,笔者搜寻了斯里兰卡媒体的相关报道,发现斯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2018年7月初在国会发表的特别声明中证实,斯政府与中方公司签订的汉港协议中专门规定,“汉港不会被用于任何军事活动”。

  军事基地往往具有排他性,而招商局港口尽管掌握着汉港的特许经营权,但外国军舰是否可以访问该港主要由斯方决定,将来港口繁忙起来招商局可以从业务角度出发不同意接待外国军舰入港。对此种操作,合同双方有一系列明确的流程规定。2018年4月初,日本自卫队编号为DD-108的“曙”号(Akebono)导弹驱逐舰作为首艘外国军舰停靠汉港并补给,而迄今尚无中国军舰访问过汉港。参与汉港开发经营的中斯双方人士都强调,汉港作为国际性商业港口,将始终坚持自由开放原则,只有这样才能创造良好的招商引资条件并尽快扭亏为盈。

  从2008年开工建设到2017年经营权变更,直至未来数十年工业园的规划与建设,汉港变迁折射的是斯里兰卡从内战后的百废待兴到努力蜕变为南亚海上明珠的发展史,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成长史,这其中既有亮丽的成绩单,也有值得反思的教训。以企业为主体,首先从商业利益出发,做好每一个海外项目,是实现中国与周边国家互利共赢的起点,也是对国际社会渲染“”和散布“债务陷阱”流言的最有力回击。